发新话题
打印

喜欢被我网调SM的李老师

喜欢被我网调SM的李老师

  2012年,我在网上机缘巧合的遇见了一个喜欢轻度sm的女老师,名字叫李瑞红。她老家不在我们市里,平时上班为了方便就在市里租了一台房子。因为她老公和孩子都不在身边,所以在我有时间的时候我们总会在网上sm一下,她说见面太尴尬,不如网调过瘾。
$ D3 ?3 \& Z" Q" X0 |# o9 K* i+ H, a! F  @& B+ G
/ A  I, k4 o/ K" @5 S5 A
  7月末,李瑞红正式放了暑假,便不再租的房子住了,回了家里面住。这样我和她玩网调的机会少了,但近一个月里经常玩网调,且彼此感觉都挺好的,我已和她确立了网络的主奴关系。
  k# e* O! [  u6 `) Q7 _
2 R$ W! z* {3 J2 _   进入了8月份,李瑞红有十来天没上网,8月上旬的一天晚上,我才又在网上遇到了她。那天在网上遇到了,李瑞红首先主动向我解释了,她一晃又十来天没上网,是因为她女儿高考的事,但没有说太具体,只是简单解释了一下,而我自是也不会追问她。不过当时已算网络主奴了,我便趁机对李瑞红要求到,能不能给我发两张性感些的照片看看。我其实就是随口这么一说,没想到李瑞红不但是给我发了一张照片,而且发的是一张相当sm的个人照片。  I, w. ?& C% \8 T
8 _8 _5 x& y& w; ^+ u1 x
  李瑞红在给我发的照片里,脸上戴着了一副框很大的墨镜,全身赤裸只穿了一双高跟鞋,脖子套着了sm项圈,像狗一样踮着脚尖蹲在了地板上,双手握拳以母狗姿态圈着胳膊伸在胸前,两只奶头上各夹了一个乳头夹,中间有一根细绳,两端栓在了两个乳头夹上,她用绳叼在着细绳的中间,将两只奶头使劲地向上拉起着,两腿之间的地板上,固定着一个带吸盘的硕大假阳具,从下面深深地插入了她的阴道内,在她的屁眼里,还塞着了一个带肛门塞的狗尾巴,两个白皙的D杯罩豪乳上,应该是用口红各写了两个字,左乳房上写的是“骚逼”,右乳房上写的是“母狗”。3 h# @4 p6 c9 q) }% o( r

: F* l( S7 j) F% c7 x2 v   我看到这么一张照片,自是马上瞪大了眼睛,总体看了一遍照片,又重点地看起了,照片里的人,具体是不是李瑞红。与她视频聊了近一个月了,我仔细看了一会,眼睛以下的脸,确定照片里的人,还真就是李瑞红本人。
) w0 j# ?" @1 z" q' W% y) O
0 ~1 C  A0 m5 L   我确定李瑞红给我发的这张sm照,还真就是她本人的,自是觉得更刺激了,同时也感觉有些吃惊,正要打字与她说话,李瑞红又给我发过来了一张照片。( J: x# k; a+ c3 t( @" R4 T

* W7 M5 N1 A( S3 f' u   李瑞红在给我发的第二张照片里,脸上也是戴着了一副框很大的墨镜,身上完整地穿着一套黑丝短裙装,姿态下贱地跪在了地板上,脖子上挂了一个很大的白色硬纸牌子,牌子上用油性笔写满了字。上面写了八个较大的黑字:性奴人妻,欢迎调教!大奶母狗,欢迎轮奸!中间写了几行较小的黑字:我叫红儿,本性下贱,自愿接受做免费妓女,能接受肛交、内射、口爆等一切性交,能接受虐乳、群交、饮尿等各种调教,可先视频验货,后上门服务,包您满意!最下面还用红色的字体,写着了QQ号、微信号。6 m2 K* L3 z  b* X) Q: m0 b: s

; P, E3 B+ Q+ W, [3 `. r9 H( g   我看过李瑞红发来的两张照片,觉得很是刺激,同时也有些吃惊,合计了一下言词,打字问道:“照片里的人,应该是你吧?你怎么还拍过,这样的照片啊?谁给你拍的啊?”
' h9 H1 h/ p. F/ \* T& y/ V
* O5 A. o; p9 }, |/ I/ }6 g* s  李瑞红打字回应道:“是我自己拍的,是在一个网络主的要求下,自己在家里偷着拍的。觉得你吧,是个挺有素质的S,我也没完全露脸,你要我发照片,我就发给了你!其实你发给别人看也没什么,正好是帮我打广告了嘛,呵呵!”
. a3 Q3 K2 c) C$ b6 a' d
9 d7 P0 U. r4 a/ m  D  我连忙打了一行字,表示感谢和称赞:“谢谢你信任!实话实说,你自己能拍出这样的照片,真是挺有水平的!”3 [2 W* s% d2 ]/ k7 }" o4 b& Y

. h4 N& o+ _" ?, e+ u/ y0 d  李瑞红打字说:“我玩sm有好几年了,一是不方便,二是我也不太想现实,主要玩的是网调,没玩过多少次现实。我想起来觉得最兴奋的,是让一个主人命令着,被更多的男人玩,当然啦,这只是幻想,不敢也不会去真的做。之前我认识了一个网络主,在我觉得最兴奋的这个内容上,挺有经验挺会玩的,后来我就在他的要求加指导下,拍了一些这样的照片!”" f6 O0 K/ D# [
  L2 T2 o/ H- {( W9 l, y' z: M
  我打字说:“理解,sm圈里的好多媚,尤其是熟女媚,都是这样的。现在的sm圈,越来越乱了,啥样的S都有,想现实也不容易。其实sm吧,玩的就是个感觉,网络还是现实,都是形式而已!”
0 R. q: J) g2 D9 [$ a( I  |  m4 w* k) b' J" S# a
  李瑞红打字说:“看来你在sm圈,也好多年了吧!现在好多男S,都说自己是经验主,但一聊就露馅!”
+ P* o3 }. F: g1 W2 o. C1 f+ H. C( ?* j
  得到了李瑞红认可、夸张,我趁机打字说:“你还有这样的照片不,再发几张看看吧!”1 }6 K" A! R2 j# U9 q! q
. f+ a# l. ~- A6 D! x% f
  让我有些没想到的是,李瑞红听完这么一说,以主动求调教的姿态,打字回应道:“我今晚是自己在家,你就调教调教我吧,让我现场给你拍!”
9 [, ]5 P0 T# W5 Y& |  b! f- E) C- h% I
  我看到李瑞红的如此回应,自然是非常乐不得,考虑了一下,打字说:“既然你喜欢玩自拍调教,哪这次咱们按这个路数玩吧!你肯定懂得,不用我细说!”8 h1 N% W# M. [8 T

! o3 U- Q/ u1 H  C  “好的!”李瑞红马上打字表示了同意,随后又打字说:“这么玩的话,得拿着手机拍,不方便在椅子上坐着,在电脑上打字聊了。这样吧,咱俩打电话吧!”/ g5 M* Q  ]/ V9 m6 v- T4 c0 q5 a
) P0 p+ M2 j$ h
  我连忙发过去我的手机号,没等我问她的电话号码,李瑞红主动给我打过来了电话,也就等于主动告诉我了,她的手机号码。/ Y& M# O( _) [- n6 O

( o3 k- U/ r* E   虽然之前语音聊过很多次了,但头一次通电话,都有些不适应,李瑞红给我打过电话后,我先与她在电话了聊了一会。之后酝酿出了sm调教的感觉,我在心里琢磨了一下,给李瑞红下了一个调教指令。
1 W# g/ K9 |" N6 x" [" t$ H
3 J8 t% P1 X; R   “晚上你自己在家,应该穿的是睡衣吧,哪就别折腾啦,把睡衣脱啦,穿双高跟鞋就行啦!你家里应该有工具,找个大点的假鸡巴,然后站镜子前边,对着镜子,看着你自己的样子,用假鸡巴操你的逼,等把你操浪了,用你的手机,给你老公打个电话,跟你老公通话的时候,要继续插着你的逼!”
# K% o9 _$ i6 N% Y$ ?6 h2 _
8 h2 M5 G" L5 J* P0 u  李瑞红听我说完了调教指令,马上语气兴奋地回应道:“哇,主人,您太了解我的心思啦!好的,主人,我这就去准备!请爷等一会,我准备好了,给主人拍照检查!”) z/ f% i- E8 i/ l2 `

/ K- U, D& t2 }1 R: v( r, {, f  我等了五分钟左右,电脑的QQ聊天框,跳出来一张图片。李瑞红在给我的现场照,是用手机拍的镜子的镜像,她是一丝不挂地站在了梳妆台前,左手拿着一根塑胶假鸡巴,插入到了下面的阴道内,照片里手和假鸡巴比较模糊,应该是在拍照时,正在用假鸡巴高速插着下面,右手里同时拿着了手机,正好是拍到了仰着头张开嘴的瞬间,脸上浮现出了淫荡至极的表情。因为我正在与她通着电话,李瑞红在电话里连续地浪叫着,由此这张现场照,看着非常有动态感。* \' a, V* E: N8 p/ k: A% V8 x' [
6 K& J$ R" k' V% r2 |  j- g
  我听着李瑞红的浪叫,看了一会照片,在电话里对张晶说:“好啦,你已经浪起来了,给你老公打电话吧!我这边不对你不说话了,你专心给你老公打电话!”; O- v6 B+ L4 J$ H; O) ~! W/ |

0 G6 r$ d7 C7 X  P3 T" m% Z; D  李瑞红稳定了一下情绪,随后用家里的座机,给老公打去了电话。因为在与老公通电话时,一只手拿着假鸡巴,继续插着了下边,张晶将与我通话的手机,放到了面前的梳妆台,我在电话里听到的,她与老公讲电话的声音,因此不是太大,我没够听得太清。
3 f) ]( V1 `0 U& K) B; M- I( {0 f5 P5 M
  插着下边跟老公打完了电话,李瑞红给我回应了一声,更快速地用假鸡巴,抽插起了自己的下面,没一会就大声浪叫着到了高潮了。这次高潮来的非常强烈,李瑞红缓了好一会,才再拿起手机,继续跟我说起了话。
- R- B: z7 M8 {$ ]# ~# A5 L; }7 j: l9 X* R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,主人,您太会玩了,刚才爽死了我……主人,我在玩起sm后,也不知道怎么得,开始有了一个,想起来就特别兴奋的性幻想……幻想着一个大鸡巴的男人,在我老公的面前,狠狠地操我……啊……刚才您让我插着下边,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着的,所以跟老公通完了电话,马上就把自己插高潮了……”4 P- H/ R7 y, W" A* F9 _: s" X$ s
% \! a7 a- N( E! m; f% p
  我听李瑞红说完了这番话,在电话这边不由地笑了,随后对李瑞红说:“哎呀,夫妻之间的事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我还没结婚呢,你和你老公的事,我就不过多评价了,咱们接着玩吧!”
1 h8 s" Z3 Q. \5 W5 N$ c0 o( v/ C* d: J7 E' Q
  李瑞红马上回应道:“谢谢主人的理解!主人,您真的很会玩,根据红儿的这个特别喜好,再想个有创意的调教吧!”性吧首发* B* V/ W5 T9 c  m. @/ _  E0 N& @3 e

6 m- j& h  `. o$ ^+ u8 G0 |1 n" @   我想了想说:“接下来这么玩吧!你趴床上去,在你和你老公的结婚相下,用假鸡巴插你的逼和屁眼,想象着你是在自己老公的面前,被别人狠狠地操你的逼和屁眼。等你快高潮的时候,停下来,拍照发给我,注意,要拍到你和你老公的结婚相哦!这个玩自拍有点难度,不过刚才你发给我的照片,难度系数更高,那样的照片你都能自拍出来,这样的应该也能拍出来!”  }+ p6 ~4 r8 q2 U/ W

5 ^! h' P3 z: E. R5 L1 M" I$ ^  李瑞红语气兴奋地回应道:“爷,我懂了,能按爷的要求做到!不过,爷请您等一下,我刚才太爽了,出了一身的汗,我先去简单洗一下,马上回来伺候爷!”- P; b4 o0 M, v. X- K
) e" ]+ U4 e1 n0 \
  后记
, A" |$ `* A9 n* v2 g* L( Z' @* U2 q. {# g! O) A) y
  8月上旬的那天晚上,我和李瑞红玩过了一次,很是刺激的网调,之后便没有怎么再玩网调,因为我和她的sm关系,开始发展向了现实见面的阶段。sm关系从网络到现实,是需要一个过程的,现在我和李瑞红还没有见面,这里专门写的是网调,后面现实的内容,等见过了后再写吧!

TOP

发新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