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话题
打印

嫂子我来晚了

嫂子我来晚了

无奈之下,关昭只好无聊地跟着一些同事在这儿悠游,不一会儿,她就找了个借口,溜到一个拐角处偷懒。$ V* @% p% i. D) L1 Q4 L( l
4 W; b4 V4 m: g3 w5 Y9 L3 `
  “怎么样,是不是累了,喝瓶矿泉水吧。”关昭回头一看,却是局长邵功站在身后。
5 f* T& `9 W2 \' Q3 Z' d9 @. ~7 f3 x7 {. a/ f* h7 K1 @
  “啊,谢谢邵局长,我是有点累了。”关昭接过他手中的矿泉水。4 Z+ [0 }4 i8 P- W) y2 D; d

' r0 c3 v- a# r3 x4 D! C+ K' R  “那这样吧,我正好有事要先走,你坐我的车回去吧。”邵功关心的看了看她的神色,“你的脸色不大好,要不要去看看医生?”7 x6 ^, f: j# O% z8 A! M& T
5 `) W" v& B7 t; _9 U
  “不用了,我喝点水就会好的。”
' S7 X6 c+ u5 k0 f: k$ x' ^' K9 W" o. |7 @* g. Z
  关昭顺手打开矿泉水喝了一大口,秋日的照耀下,她的脸庞红通通的异常美丽,香山红叶也在她的面前黯然失色。4 g" ^) Z& f' E3 {/ }  f

! p, m$ _4 R7 P! t& v  当关昭坐上车后,她没有注意到邵功金边眼镜下掠过的那丝得意的神色。
, t; Q% {) v1 B
) U+ }- J6 K. C& h/ L7 X  “你是要回家,还是要回单位?”邵功一边开车一边偷偷瞄着这个自己治下的第一美人儿,鱼儿就要上钓了,他颇有一点姜太公稳坐钓鱼台的感觉。0 \/ }" x3 R) G- O; \

! b3 m  T' j4 {6 E' f  “那麻烦你了,我要回家,我家是在……”
' s0 f) ^( r+ p" \8 K) p+ x, v7 T' S6 J  t) y+ F' z, B/ K
  没等关昭说完,车子一拐,进入了主干道,正是往关昭家的路途。- h5 u6 g8 }% ~" J3 i! B4 P

% C4 W6 S, i) g) x/ h  “如果连员工家的住址都不知道,那我岂不是太失职了。”邵功看着眼皮渐渐沉重的关昭,“我还知道你的生日是在圣诞节那一天,是不是?”
2 o" u* \9 m* `0 t5 q: X
: v( v4 z, ]) a# j- y+ x  关昭有些惊讶之余,感觉自己晕晕欲睡,她掐了下自己的手臂,提醒自己不能这样没礼貌,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,在恍恍惚惚之中,她好象回到了自己二室一厅的家中。
, i* m! _2 S1 S- l' X5 Q
6 P$ T; M( H3 t( t+ l) K5 O  龚开走下公共汽车的时候,正当中午,腹中一阵饥饿。3 F% ?: t# `% |# u3 x# |

! x" B9 h" S. w1 G  他看见前面老槐树下有一个小吃摊,于是坐下来要了一碗炸酱面,就瞥见了关昭坐在一辆银灰色的奥迪车里,车子很快驶进了丽水新区。
! b0 L8 _1 b( U  C% j5 k9 g' L8 Q5 n3 C* S5 Q( Z" P
  “嘿嘿,大嫂在单位肯定很吃得开,上下班还有专车接送。”* ?3 A: S7 \+ l( E$ c; h0 C; O

. V+ \4 ~  |4 H% y4 o  g; f* U  龚开看着奥迪逐渐消失在视线里,才俯下身子吃起面来,不一会儿,就如风卷残云一般的吃得干干净净,却没见那辆奥迪车出来。8 ~/ ~5 f4 {- l- X4 z

9 t& Y. r! d8 ]3 [  他站起来拍拍肚子,才向丽水新区走去。' `% M% H- a5 u' T) h! F

0 h. |% P; U1 W: p0 X& \- u% q  这趟回京除了公事,他还带回了牟融买的江城特产金工绸缎和博岭云雾茶。
- K& j4 n* s4 H9 X+ i8 g9 i' [( q4 ~, H! l( X. o
  牟融的家龚开来过两次,都是行色匆匆,屁股都没坐热就又出门了。
$ e6 U  }2 P7 r6 \$ W; M  x
4 ^. n; z/ i- x  F5 U/ B( k  那辆奥迪还停在楼下楼梯口,显然关昭已在家里面了,龚开看了看二楼她家的窗户,窗帘紧闭,阳台上几盆鲜花摆在上面,可能是在喝茶吧?他心里想着,上了二楼,揿下了门铃,良久,却不见动静。& o. a! H7 W9 f* A' S3 n& f8 \" z/ }

' R( o# H3 B/ k  龚开心下一阵的狐疑,怎么回事?别是出了什么事,一种职业性的警惕油然而生。
# u7 o2 |% K1 D/ F0 h: R. C4 N0 r7 Z
  他果断地跑下了楼,蹬着下水管道,手脚并用,已是跳上了二楼的阳台。0 H5 U" ?  Y; W

6 K% F/ u( v6 G9 l  他推开了虚掩的门,绕过厨房来到前厅,不见一人,但他灵敏的听觉还是让他听到了卧室里奇异的声响。
9 d4 V" f' L& L* _1 H& ]$ `! m8 p1 O: ~- m' {' H" T
  眼前淫縻的景象让他大为震惊!+ M2 ^( F4 A$ l6 C

' w! C8 ?; [) \. i4 _  关昭正和一个男人赤条条的沉浸在交媾的激情之中,阵阵的呻吟不绝地传向他的耳朵里,让他不由的感到愤怒和痛恨!# x: a9 X7 Y% H) c/ C! d5 T$ W
: G' p1 {: T, }8 c7 A
  我们浴血奋战在保卫祖国的前线上,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,而自己的老婆却在家里与人通奸,这种痛苦的感觉是如此强烈地刺激着龚开的神经。
9 n2 j1 a! S( u6 }' D; a; J* q" f1 z" n7 {+ _5 u7 f8 n- f
  他颤抖着手,从身后掏出了手枪,只要轻轻地扣动扳机,这对奸夫淫妇就将从此在人间消失。
; A" m* o+ J! d& z% @& J+ E/ F  O
9 j0 G- e4 I, L% x  然而,他犹豫着,他不能这样做,只有牟融才能处理这件事。
' s& n- H6 S+ p+ d4 W+ b" w! n2 q0 S) N
  他又迟疑着,就算告诉牟融那又如何,对于牟融来说,知道真相的结果除了痛苦,还是痛苦。' e6 o& s" K' G
$ H% U$ r& S5 ?# N9 g
  卧室里的两个人正激烈地起伏着,那个男人坐在关昭身上,发疯了似的猛烈撞击着关昭的下体,她的阴牝上湿漉漉的,爱液不断的涌出,顺着两人阴器的交接处渗漏出来,流到了她修长白皙的大腿上。1 `2 I( n  W$ X: h& H7 c3 l$ P

  w9 [( r8 o! f) g0 S; z; U  关昭喘息着,扭动着曼妙无比的身材不停地哼叫着,屁股随着那男人抽插的节奏不断的上抬,而胸口上的那对乳房在他的大手抓捏之下已然变成各种形状。
" a0 S. X. x# {" o0 }$ |" ~. Q  u
  那男人一边插着一边还叫着,“宝贝,我的宝贝,你的穴真是好紧呀,真是痛快,痛快。”
8 d8 L: B! H5 O* T5 F3 Z5 O& C" m  C: E; c; f/ ~
  “噢,噢,快一点,快,我受不了……再进去一些……”关昭淫荡的叫喊让龚开瞠目结舌,一向温柔端庄的嫂子在床上竟是这样放浪!. ^" ^; u! P1 p& @
" x( r* C- j" b# r0 _0 s
  龚开有一个情深爱笃的女友,原本在总政歌舞团,转业后在北京工人文化馆工作,两人正在热恋之中,这种激情他也体验过。( x" ?8 k# `- @- n; @; w( L
( K0 y/ \; H' `' t1 J
  但饶是如此,眼前关昭似断不断的哼哼声,不停扭曲的身段,还有满室充满淫縻的气息,也还是让他感到触目惊心。+ F1 T/ }: |2 o9 l

  [+ _5 m. L, t6 O  他的下身也随之支起了大帐篷,阴茎的突然肿大让他感到羞愧,然而随之即来的还是愤怒和酸楚。
1 r# D$ H+ v& E7 j; V3 H  _% p  @# o4 `9 W
  他退到了大厅,身心疲惫的坐在沙发上,看着挂在墙壁上的牟融和关昭的大幅结婚照,两人甜蜜地微笑着相偎相依。
3 S, i9 B; U7 e& }& W0 a  E1 S! i$ d7 h
  他苦笑着闭上了眼睛。
9 ?. ?; f) |2 t% d
2 {9 W; a2 M! k$ ]* `  突然,龚开听到一声痛苦的叫喊,“你怎么在这儿,快给我滚出去。”: T# O3 d# X" A( O
4 ^; U6 X+ c! _& F4 z; w! f) s
  他一惊,轻步纵向卧室,只见关昭紧紧地缩在床铺的一角,披头散发,美丽的脸庞显现着歇斯底里的表情,“你这无耻的家伙,快给我滚!”
$ X- a: n2 ^; y* ~9 ~
; V1 u3 g: A8 C% w  龚开霎那间明白了,关昭显然是被迷奸的!仇恨的怒火在他的心中勃烧着,他浑身的骨骼在噼噼啪啪的响。
5 w5 G: ~# b; J" {; d
5 m3 E" X1 n$ P" q# q5 H2 X- F  关昭的眼睛显得是那么的空洞无神,她茫然而无助的嘶叫着,只听那男人抖着自己的衣服,“关昭,我是太爱你了,才不得不出此下策。我会给你补偿的,我一定会的。你想想,你那个老公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业务员,他能给你什么?你跟着我肯定会更幸福。”
  T8 O) }( I" G7 Q* t2 {
0 k  I6 ^9 ^6 a4 O: N% @  他穿上裤子,色迷迷的眼睛还停留在关昭玲珑的曲线上,真是天生尤物呀。
. S6 Q! u; p8 Q) a/ G
6 l1 ~6 a+ X0 N- n; p/ d  “我先走了,你可以在家里多休息几天,我会来看你的,宝贝。”邵功有些得意,滋味确实不错,关昭那阴牝出奇的紧窄,夹得他的阴茎到现在还有些痛。
0 l' Z+ Y& k9 g0 R: X
6 W, n; g+ j8 B. b. V3 k9 j  就在此时,他的脑后门突然顶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,“你还走得了吗?”一脸痛恨的龚开用枪指着邵功的脑袋,眼眸里放射着怒火。: k% A) Z( W  P% c
0 c: Z/ Y( @& Q! w) b( h" Q
  “啊……”那男人和关昭都发出了叫喊声,关昭羞得抓起被角盖着自己赤裸的身子,被丈夫的同事撞见了这种事,任何女人都会感到羞愧难当的。
5 _# ?; s5 ?7 Z; ]( Y) G2 `9 \* [! j: P$ E$ d
  “有话好说,兄弟,你是要钱吧,我给你。”邵功确信大门紧闭,眼前这人显然也不是好货色,一定是入室盗窃的。, N3 V6 f  ~1 w' P
7 Y2 o3 J2 b/ u4 ~7 V4 I8 Y
  “嫂子,只要你一点头,我就一枪嘣了他。”
; ?; v, E; k, v# m6 V; u$ l& D; M" n4 X7 a
  龚开用枪把邵功顶在墙壁上,其实不用开枪,他也可以轻而易举的用枪管捅进他的心脏。2 |5 \/ x- y& ]3 n0 L- G' l- x: q# P
) M5 n* O/ ?% \. f: U8 P: u& W
  “不,龚开,你不能犯法,你放他走吧……这都是我的命苦……”关昭哽咽着,明丽白皙的脸庞上滚下两行豆大的泪珠。
5 f2 d- w( r2 ^% S3 V+ ?! B" q/ d4 s8 Q
  邵功吓得发抖,万万没有想到她还会有保护神,“你不能开枪,你这是行私刑……”1 {7 N* r. N( I- }1 E

6 i4 J$ H% a# y  “是吗?”龚开在他的肚子上猛揍一拳,“给我滚远点。”! h' c0 j/ T5 d* u6 @5 k
2 W2 F- {1 ?# ]
  邵功顿时感到下腹部一阵奇痛,但瞬间即逝,他急忙打开门,飞速的下楼,深怕人家反悔又不让他走了。
: \6 |9 f9 l. o0 ~: m1 \, R: Z" u( T% |  @& \
  龚开来到窗前,看见那辆奥迪很快的开出了新区,他冷冷地一笑,他知道,自己一拳的威力,就算是八块砖头叠在一起,也经不起他的一击!
: T7 Y9 Y4 @0 j; x% p
9 X# Q3 [, C1 a" J1 k  “对不起……”龚开连忙转身,关昭羞红着脸站在他的身后,她已经穿上了居家的便服,但神色仍是很不自然。1 }3 L% v! R4 X

; n8 o: `( O; A' y, D( ^6 H' _6 d  “我,我……”关昭嗫嗫嚅嚅,自己赤裸的身躯曾被眼前的这个男人尽数窥去,而中了迷药后的丑陋形状更是连想都不敢想。
8 S0 n; Z9 O( Q0 i' x, w7 [ “嫂子,我来得太迟,是我的错。”龚开感觉自己的脸好红,他心下好是懊悔,要是不吃那一碗炸酱面,就不会延误时间,就不会……1 X/ C1 t. C; {- j2 o& h

# S- v& D6 ]3 P: t* r  “龚开…我知道你跟牟融很要好,不过,我求求你,这事你不要跟他说…”关昭双手紧紧扭着上衣的褶角,“你知道他的脾气……”6 N* p- `+ s1 Z8 F: d, ]* Z/ u
4 X4 H- V1 w# ^0 U! ?# _
  龚开直到现在才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关昭的容颜,刚刚经历一场激烈的做爱的她更是春情无限,动人的脸上焕发着容光,楚楚可怜的眼神,颤然欲滴的朱唇,还有因为激动而起伏的高耸的胸部,都是那样的诱人。8 C9 p8 t" P# @
* s6 z# C- B1 h9 I: I2 J
  她的一绺黑发慢慢的斜向左眼角,上面微带些污垢,显是刚才做爱的痕迹。
# {/ r0 J; q. X+ V# C( I1 D9 Z9 n1 |4 B3 {  `/ f
  他突然间一阵的冲动,伸出手来揩拭着她脸上的泪水,“你放心,我不说,不说。”- Y- Z* ~# ^/ `1 p

% u8 b) ~" B3 \) n4 ?% r: u; R  e0 [  关昭的身体忽然一阵的颤抖,好似就要倒下去一般,他急忙双手扶住她火热的身躯,目光所及尽是她急促的喘息和鼻息间醉人的芳香。) m: c" i9 v0 ]! b

! ^* h1 i7 D& n7 K) N& q4 d: [  “谢谢你,龚开,你……”
- w/ c2 s' m- f+ J+ W- n2 J7 z6 N# b' y% e
  关昭欲言又止,泪水又是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。在她的一生当中,她只爱两个男人,那就是自己的丈夫牟融和弟弟关化,在她的心中这两人一般无异,都是她的最爱,她的身体,她的灵魂,她的一切,都可以交给他们。
0 z* O9 |7 Z) A" K, [4 p7 r. r- a
$ r1 w! |& b2 D4 a% D/ D* S  然而,这一切在今天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她原本纯洁的身心遭到了玷污,而她又不得不面对着这个残酷的现实。4 Y; E: x5 N' G: q2 B. @

6 X" ~. ~9 W) T' D* g3 t0 W  “嫂子,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,一切事情都过去的。”
) Q1 r4 R* e7 h7 b4 x' @9 ]8 ?! M5 o. k4 Q# D4 g/ v
  龚开压抑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性欲,关昭如“梨花带雨”般娇媚的玉容从此镌刻在他的心中,但自己不能对不起犹如自己兄长的牟融,自入伍以来,牟融一直是他的上级。/ i8 W( C5 W0 F3 g% |# e4 d

, @7 w2 W5 G5 V  @  还是牟融,从千军万马中把他挑选出来,推荐他上军校进修,恩泽深厚,这个从十万大山里面出来的男孩子永生不忘。3 L+ ?1 [4 q# L" e" C( w; e3 v
9 P" m8 w* w( u8 F, d( M: ]
  龚开扶持她在沙发上坐下,从皮包里拿出两包东西放在桌子上,“这是牟大哥托我带回来的江城特产。他还吩咐我对你说,他眼下业务繁忙,片刻间不能回家,叫你多多保重。”; y$ [1 H8 J( X6 K

) \8 N1 W7 @. k0 m/ E* N+ C  关昭“哦”了一声,“麻烦你了,你们忙什么呀,我一向不过问你们厂的业务,什么时候你带我去参观参观。”  l8 H( Q( O& I2 ]. b( r
. u$ c+ u; }4 Y" @4 c' G0 Q% G
  她美丽的眼睛里有些疑惑,还用手指了指他的腰间,“你怎么还有枪?这在中国可是犯法的。”
& c) N' E" ^5 F" O' s% O
4 K4 Q0 z  y8 Q" }  龚开笑了笑,道:“好呀,嫂子,你想去参观的话,我带你去。这枪嘛,嘿嘿,有一把枪在身上比较有安全感,现在社会上挺乱的。”! j: z9 i0 W  j2 \

3 E( E  `# r/ Y. A" J2 c5 O) M  他坐着再闲聊几句,然后站了起来,“嫂子,我先走了,曼丽还等我呢。”他急着回去,经历刚才的那一幕,他得去找女友泄泄火。
& |! @" P+ ?3 T2 g1 L
( M6 r. b/ L$ X" [0 P2 ?$ v5 R  “那好吧,你慢走,几时带曼丽来家里坐坐。”4 s- m+ }. e. r8 W" V) ?# Y3 y
  j6 u. }$ r5 R5 c+ u" ]
  关昭渐渐恢复了往日的从容和娴静,她把他送到门口,“龚开,谢谢你,真的。”她从龚开的眼睛里看到了宽容和爱护,不禁为牟融有这样的好同事感到宽慰。
" |" B% h& C" |3 s3 u- c3 q: w* s$ i) w5 Y2 x
  关昭站在淋浴器下面,任蓬松的热水自头顶处流下来,她的小手紧紧的搓洗着阴牝,她越搓越快,直到感觉到痛。然而痛苦已经自始自终伴随着她,她一闭上眼就想起那肮脏的一幕,就算是洗了千次万次,也洗不去心底的耻辱。- Q; d* Y2 K  ]) |* g# }
& \% Z6 J% E- d( q
  就在这一刻,她再次想起的自己的弟弟,他在哪里,为什么还不回来。我需要你,兄弟,我的好兄弟。
. T+ x3 v7 n) V5 \6 H- H3 ?
1 L3 m5 ]: m7 {% w0 V  从外表上看,寿季真就象是个大学老师或者是银行的高级职员,永远是笔挺的西服,擦拭得锃亮照人的鳄鱼牌高档皮鞋,最让人放心的是他那似乎是永远坦诚的眼睛,常常能说服别人相信他说的话都是真的。
6 r9 ^  x! _, v6 r& y" a4 H3 B- b
- Q* X7 A2 B% g7 j5 w3 i  但他什么也不是,他在江城永陵大厦经营的这家“皮包”公司无非玩的是“空手套白狼”的活,在这一行当中玩得最漂亮的当数已在牢中的原大陆首富牟其中了。* e& s% L- C: z" h
+ C- M2 {1 ]2 M! {; h. f0 A6 ^* m
  这天是江城最近几日以来少有的好天气,寿季真的心情也格外的好,他叫来了自己的所谓男秘书林林。6 F: @/ F, r8 o* f% @1 O" C, `
9 `/ Z& x+ K5 w7 j! u  u3 b
  只因为,他是同性恋,那种从屁眼里插进去的感觉,总能叫他欲仙欲死。" V) C8 u2 r8 Z4 Q& G* R
* f5 D6 C9 x% t5 C* r$ {/ c' Y
  他打开门,进来的却是一个比林林更好看的男人,儒雅的相貌中带着一股帅气,还有那双眼睛简直能够COOL死人!  p& ]! q& t: `9 D7 n. J

9 f  h' s* k, \. o  “你是谁?”
6 M! `3 e1 h5 @
* F) J, ]* I$ A5 Y4 k  然后他听到了让他飘飘然的那种略带磁性的声音,“寿总,我叫闻于斯。”
# K4 V; h1 u& R6 j0 w% h: w “闻于斯?我不认识你呀。”
- j# D. u  }: e# r* d/ W2 n, Z6 W9 |- I* S
  寿季真惊讶的看着满脸笑容的闻于斯,他笑起来真好看,他心想。
& N7 q$ {# `0 ?
$ M  r5 k% \! U) }3 L+ a% [  “寿总,最重要的是我认识你,这就够了。”闻于斯还是微笑着,他顺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一只镇纸狮子来看。
8 ^; r: U' M; a3 m- w) F9 d. y$ f# f5 p$ W8 k0 }
  “说的也是,你快坐下来,喝杯茶,我这儿有正宗的安溪一品铁观音。”寿季真心想,怪不得今天起床心情这样好,原来是有好事来临。
3 g: p  C& V8 Z4 j" X3 Z
3 |2 n/ O" z/ f# p  他爱慕地看着闻于斯,想像着自己的屁眼被他坚硬的阴茎一举掼入的那种奇妙的感觉,他的精神有些儿恍惚了,他的屁眼上不知道阴毛多不多,他的眼中好象看到了赤裸裸的闻于斯,白皙的屁股,紧密的屁眼,就算是有毛也是可以刮掉的,他想,他喜欢无毛的。
: f) |. Q0 E* J; j# y$ ^$ z  y# p! q9 ?, Q9 n
  “坐倒是不必,我跟你打听个人,你愿意告诉我吗?”闻于斯轻声的问着这个头发梳得油光滑亮的男人,心底一阵的厌恶,他深邃的眼神里充满了可怜。
% t7 M5 w1 B3 X% W; r/ }/ C0 U- J
9 \8 z. z, ]0 h9 l' r% Y  “好呀,只要是你问的,我就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3 X; U( ^" A% G( R; d8 h% n$ V
- l/ ]1 F/ l* e
  窗外霓虹灯强烈的光线透过纱窗射进屋子里,五颜六色的照在寿季真迫不及待的脸上。
* e) v# G- a3 k$ ~$ [$ y
: \7 S/ m4 U- B+ {( S6 C7 D  闻于斯看见他那副急色的样子,感到有些恶心,“他叫弗兰克,听说是你的生意伙伴。”9 f9 E; p* T* [1 `! J+ Y! J

* f+ c' d/ |. ?; o  只见寿季真脸色大变,瞬间由潮红转成灰白,他的手刚要动,一把冰凉的手枪已是顶在他的额头。9 {* D; }( H; x* J+ O( T2 {
, Y* l6 Y1 q. x1 x1 h2 _. [
  “寿总,你还是不要动的好,这枪可不长眼睛。”闻于斯仍然是脸带微笑,“我知道,你为美国中央情报所工作,长期潜伏在大陆搜集有关中共军队的情报资料。”( R3 @$ F; Q. }' e0 h4 n9 e

  {) E/ W1 J1 i/ S; A; N9 H) ~  “是你杀了弗兰克,我们不会放过你的。”寿季真恢复了镇静,毕竟他也是训练有素,久经战阵。% ]8 N$ {8 w; y! e0 y: h8 b2 N
3 Y- b4 X5 B- q' {7 V! D/ m3 {8 t
  “是吗?你是中国人,却为外国人办事,不觉得有些羞愧吗?”闻于斯左手已是迅速在他的身上搜索了一番,没发现武器。) E. d6 _& v4 q8 g6 z

& k" C: B' m5 M' @3 U$ `. p  只见寿季真狞笑道:“嘿嘿,谁是中国人?老子是大日本帝国天皇陛下的臣民,今天既然落入你手,不妨告诉你我的真名,我是松浦浩助少佐。”/ b7 O2 s! u( a% [3 T4 g
, z' P8 L# }% O6 J: ^. k
  闻于斯的眼光中掠过一丝兴奋和惊讶的神色,“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‘红玫瑰’,那么日本防卫厅在三年前宣布你已经死亡的消息是在掩人耳目了。”
5 H$ W0 l# N0 [9 a# g) B2 V. e" v( M* b& \$ X4 U
  “在这条道上生生死死本是常事,为了对付你们支那人,这些年脏活我可没少干。”松浦浩助的嘴角浮起轻蔑的浅笑,他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叫,“快快杀了我,你别想从我嘴里得到什么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: W: h- W  v' P6 M9 W: G; i$ e) R5 G/ O& W1 r/ I7 |: B8 k3 p
  他的左脚上撩,已是踢向闻于斯的下裆。
) c( Z3 D  \  W. v! J9 J
4 Z+ Z% y/ Z8 }' T4 @" M5 |( b; N  就在这时,闻于斯的枪响了,额角处的枪洞就如一朵鲜艳的红玫瑰绽放在他颓去的脸庞上。* s! @9 g  W2 L: E9 h3 B' ]
) q" \  B0 q4 m* z
  闻于斯打开他的电脑,把一个磁盘插入软驱动器内,他的修长的手指滑行在略带凉爽的塑料字母键上,启动盘绕过机子的WINDOWS操作系统,直接进入了更加简洁的MS—DOS系统,屏幕上立刻闪现了一个白色的C:。+ Y6 d# `5 a' E
 他知道只要在任何一台计算机上工作过,都会在硬盘上留下痕迹,而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找到他必须找到的东西。显示器上出现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文字和图像,闻于斯小心翼翼地搜查着松蒲浩助的电脑上残存的记忆,他需要小心,就如外科医生在小心地给病人摘除脑壳内一个棘手肿瘤一样,经验告诉他,不能放过任何细节。2 u5 @8 ~2 b$ H/ s8 D2 s4 f
8 \) D6 U$ }3 R9 Z: y/ Q
  很快,他兴奋地发现了一些数字和参数,他不知道符载音要他干的这些意味着什么,只要她高兴!" l' Q1 }8 L% H* j

* n9 X, J5 i. n! q  闻于斯走下永陵大厦的楼梯,沿着长长的走廊步出大厅,大厅里人头攒动,就在他快要走出门时,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,有一道锐利的目光在紧紧的盯着他的身后,他猛地一转头,那种感觉却又一瞬即逝,他的深邃的眼睛里掠过一丝不快。
; L2 g) A5 r: }; z# l4 K: Z+ }- J4 @1 i. q$ v1 _+ M2 v1 K
可能是撞到熟人了。0 Y5 t0 Z$ z* u3 d2 v
6 F; g! t+ R5 f2 X3 m
  闻于斯的感觉没有错。3 `7 H6 z: s% Z2 q8 }& Y

) U' B* W; e4 s, [7 P4 S9 h  就在他走出门后,坐在大厅一角喝咖啡的一个男人站起身来,不是别人,他就是闻于斯的情敌蔡勇,姬晓凤的前夫,现江城市刑警大队大队长。
# W) `% i) s2 _( ~) d
  o7 k. M. w7 f7 M% d  “他来永陵干什么?”蔡勇感到奇怪,这几天他一直在这里蹲点,有一个犯罪嫌疑人就在这座大厦里工作。7 |, Q+ s, e. ?( k/ v5 u
0 Q/ s. j$ G4 Y. D$ o
  自从与姬晓凤离婚后,他一直独居未娶,心路的沧桑使得他对性生活变得有些放荡了,这些年来他纵欲于肉弹乳浪之间,治下的警花被他摧残了不少。
2 c2 n' |3 u5 J  ]' v, r  [. Q2 A" I- Q" u: v  ?, ~4 |2 _: I$ K5 u
  “队长,那人是谁?”他旁边的一个长发女子问道,这是蔡勇今年年初从郊区调上来的一个警花,长相虽普通,但床功一流。, d2 y$ M" C- h; r; G9 t8 X- j. w5 l
9 i, ?& S: M  k+ Y. I% B
  “嘿嘿,一个故人。”
( C/ Y4 Y% k! ?& n/ z
; {2 u, v' `! t7 q+ E, c" H  蔡勇的脸上浮现出狞笑,在他的心中一直充满着仇恨和嫉妒,想像姬晓凤辗转呻吟在闻于斯的身下那种销魂的浪样,他的怒火就腾腾燃烧。
/ I7 s% l. o# {  N( Q9 K8 A3 u* R& f0 r
  “走吧,咱们上楼。”他的欲火被闻于斯的突然出现勾了起来,他们走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。; l; ^1 {" F7 X4 N/ b2 \2 |

# y( L2 C9 v$ f, K, [  “忙了一天了,你们先回家休息吧,我和小余替你们一会。”
$ O) n1 O" m0 n; f/ ?/ x( E* |
1 X; M7 S$ |4 [  o# d( m; o5 \  蔡勇打发走那些已经呆得不耐烦的年轻警察们,然后关上门,目光火辣辣的看着小余。' K" Z" g/ p' T% E

* m; a' ]1 ?% b5 N) p6 a  彼此的四目交投之间爆发出火花,小余的脸红得如醉酒般鲜艳,饱满的胸脯因为突然的急促呼吸而起伏不定。
  I& ~" N! p1 J3 J: q4 x4 E+ m
" O5 S7 H1 E" j. D- ]+ O$ s. Y. t7 ]  小余今年廿九岁了,丈夫是江城市烟草公司的普通干部,为了把妻子调到市里,钱没少花却总调不上来,后来还是托关系找到蔡勇帮忙才调入刑警队,不过他却不知是引狼入室。4 s2 A) ]: q7 ]! `8 Y* x

* e2 H+ o" Q8 D  蔡勇把屁股靠在桌子上,示意她上来脱他的裤子。当初他本来不想要她的,因为一看到她长相平平他就打退堂鼓,但小余哭着求他说夫妻分居已经多年,小孩快要上小学了,她想让小孩留在市里受教育。
3 O/ W% y; v, t: h& ^& x9 q
% ~4 v3 k1 K. [1 k0 @5 y: o/ ^  G8 k而最后,他也看在她鼓涨的胸脯的份上,把名额给了她。
' L8 a: _$ h- }2 N) b, S
7 k; D/ d4 n7 {0 o% p' v; V  小余慢慢地褪去蔡勇的裤子,她还有些不习惯口交,但现在的她更害怕蔡勇了,因为她看到了一些不听话的人的下场。/ l/ N, h" V3 k4 F

; R$ H  {: T/ ]/ a9 [' O  内裤一脱下,蔡勇的已经胀得发痛的阴茎霍然嘣出,她微微张开她的两片厚嘴唇,噙入他的阴茎,但也只是进入了一半,便已抵到了她的喉咙,她吱吱哦哦的嗫吸起来。, y5 _' @! a; T9 g8 d$ M' r; Z

5 N6 I# a  A( \+ t4 ?0 p5 m9 ^& |  她半跪着,刚开始感到极其的不适应,而且姿式也很不自然,渐渐地,她的右手就很有节奏的套弄着蔡勇坚硬的阴茎,舌尖也会时而挑弄着他的龟头,左手还摩挲着他的两粒睾丸。
8 Q! c2 ~( ~( @& V- A6 r. v' b& `) x' Y
  蔡勇抓紧她的长长的头发,腰肢不断的发力,眼睛半眯着,想像这就是姬晓凤在为他口交,像是把阳物插入她的淫穴里一般的抽送着。
; B# }9 o- I) A1 D
9 i2 V7 _3 f/ y) c; n5 i% U  小余也加快了她的动作,她已感觉到他就要泄了,在一阵急促的呻吟声中,蔡勇把一股粘稠的白浆射入了她的嘴里,而且紧紧地顶着她的下巴。小余在无奈之下只好将它全部吞入肚中,然后接着继续细细的舔着,把龟头舔得干净,她知道这才只是开始。
. |; v* w& a; }- }0 W- R& m( |* {2 f. s! _
  很快,蔡勇的阴茎又发硬了,他抽出来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拍打着,然后翻天覆地转她的身子,让她的双手手肘支在桌子上,她的浪穴稍为有点靠后,他喜欢从她的背后插入。* x& B# l5 b0 h* z
0 f4 t  Y) H+ s$ ^, K
  虽然已经生过小孩,但相较而言还算紧窄,蔡勇一手扶着小余的细腰,一手伸到前面抓着她的饱涨的乳房,一上一下的甩着腰部,坚硬的阴茎摩擦着她紧窄的阴道内壁,有些痛,但快感随之即来,蔡勇渐渐的加快节奏,噼噼啪啪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。  R0 p0 {: O( c. k# C# N% u

" N, q' r: j) L3 S* n, M4 l  小余也已经忘却自己的身份,沉缅于这种偷情的快乐之中,心中的舒爽和愉悦伴随着阴道饱涨的充实感排山倒海般涌来,她抽搐着,也痛快地叫喊出来,阴精一阵阵的冒出来,浇在蔡勇的龟头。/ Q4 k' Q8 E3 h: S! E% c0 g: `

7 b  ~% a& p% M% t# p$ P  蔡勇的喉间发出野兽般沉闷的低吼,一排排的子弹已如连珠发射出去,直贯入她的阴牝深处。
; q" S; H$ C# N% P2 `& V
0 ^& P* S5 r- ~) F' Y/ w- c- n5 P- L  过了一会儿,一个电话把他们从春梦中惊醒,“队长,在永陵大厦发现了一个男人被杀,死者名叫寿季真,是一家公司的老板,我已经吩咐小林他们出现场了。”
, W* }' }' P$ |" I+ j) k2 s2 e: i& Q; S) }/ O$ I! x$ U
  打电话的人叫毛杰,是蔡勇的副手,刑警大队副大队长。
9 b1 D/ l4 h5 X% v0 ]5 n0 ^+ M8 Q. F: z- Q3 s
  屋子里的日光灯被岳小青关掉了,只有床头的那盏昏暗的小红灯还朦胧地亮着,她喜欢在这种灯光下做爱,静静的红色的灯光给人一种强烈的暧昧的感觉,此时屋子里弥漫着淫縻的气息。
, p; A6 x: f6 b
$ g3 d  ^1 u, |7 q8 ?  岳伯川抚摸着她细长乌黑的头发,亲吻着她的脸,每一项动作都是充满了柔情,这是他的爱女,只要她愿意,他什么都可以给她。
* M; k: Z/ o8 m7 E3 u# E/ K+ J
6 }3 U( ~9 T4 j% B1 }# U4 v  “宝贝,我想再看看你。”
' H% p! Z% }2 r: s: V1 N% @. J+ ^/ ?# J( U6 [
  他轻轻地咬着她尖细的耳垂。岳小青没有吱声,她配合着他的手再次张开了双腿,露出了光亮的阴牝,两人激情过后泄出的精液残留在她无毛的阴户上,岳伯川用手涂着,“真是好粘稠,青儿,你真是我的杰作。”
& g4 f6 O0 [; q; Y" Y$ |3 j. y
; C# o  I2 ]) s& d/ e7 q  他低沉的声音在暗夜里显得有些嗡,淡淡的红光笼罩着他们两人赤裸裸的身躯。
2 @9 D7 t* I. b. G& h1 F% N8 @
  岳伯川的中指伸进她紧窄的阴牝内,触手处湿热温暖,“真紧,不像你妈,宽松松的就像个坑,进去一点也没感觉。”
% s- T% v5 R: J4 w7 q5 f: P% \! o+ S. \8 R
  “别,别在这儿提妈……”岳小青的脸上浮现了异样的红云,她的内心对母亲还是充满了罪恶感和愧疚感。
: o3 ~8 {' o: A4 |+ Q0 ]& g4 s4 h. z( `
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$ n% W+ ~" @" S4 c
  i' o) k0 c2 Q( k/ g8 O3 L1 l  她记得十四岁的暑假那一天,那时父亲还在新竹县当县委书记,母亲打发她去新竹玩几天再回江城。2 n4 n$ M! N1 l

' R( G1 F: F, t+ n- T3 |, O  “爸,你怎么还不回来?我有点儿不舒服。”岳小青歪躺在岳伯川的床上给父亲打电话,今天她的阴牝莫名其妙的往外流血,而且还不少,着实让她害怕。+ c: Q# ^1 t1 ?' W5 r0 p) r
7 ]6 p3 G9 F/ B8 d: C9 Y4 k+ o
  等岳伯川赶回来一看,他不禁乐得哈哈大笑,“孩子,这没有什么,我的青儿是长大了。”" D5 y. C) B! A" ^+ c' N

8 _; E/ V7 E# U  但是,就在他给她换下内裤,用脱脂棉花给她擦拭着无毛的阴牝时,他的内心一阵的颤抖,这是一种异样的感受,从妻子那边也不会得到的感受。1 p7 J& H! Q) F& l2 t5 y5 ]4 N, X) D

( r3 l  X4 P# h  岳伯川用温热的开水洗着她的阴牝,看着那蓓蕾初绽的阴蒂,和那一条长长紧紧的缝隙,直感到唇焦舌燥。: V' i; w; J! S" e4 q/ ?

  j' X' N5 N# o$ w5 S3 g. ]. b  “宝贝,爸去给你买些卫生巾,你在这里等会儿。”
. ]: b2 F3 D& d" d6 k! y5 [6 Z
" i0 e5 n7 [# h  “不,我要跟你一块去,我呆在这边闷死了。”岳小青翘着红唇撒娇,可爱的小脸蛋叫他无法抗拒。
" e. |  J1 T+ S
: J- N4 A; Z0 D  “爸,我还要你给我穿裤子。”多年的溺爱使得他对爱女百依百顺,他红着脸忍住激烈的心跳帮她穿上内裤,套上连衣裙,天使一般的美丽,他心下赞叹。' X* B" J; Q0 |9 Q+ G. P4 A

# L% W5 \; d. Q& S+ h* \$ h  年方三十八岁的岳伯川血气方刚,囿于自己的身份,他又不能像常人那样寻花问柳,妻子不在的时候,自己还经常打手枪泄火,委实的难受。
2 |' Q3 X) N! W1 a1 p) y+ a: s2 X5 w- D5 H) w2 A
  “爸,我要你陪我,青儿很无聊哩。”岳小青撒着娇,每次她只要一噘嘴,她的爸爸肯定依她,这次也是百试不爽。
% s+ f; i; f* T# \; L# j, `- S “好宝贝,爸还有个会议要开,等爸回来就陪你。”
6 [( A4 C; K. Q; U8 ^  u4 H0 s
: }+ m" Z! X5 u, Q& F6 h# M  女儿那娇腻温热的身子软趴趴地靠在他的背上,胸部已然发育的蓓蕾顶着令他感到怪不舒服的。$ @+ r1 ?6 [7 k" I5 R
& a$ ?& T2 y. J# n
  “不嘛,就要你陪我嘛。”岳小青轻轻地咬着他的耳垂,热呼呼的香气直扑他的鼻端,令他思想起伏,他痛苦地闭上眼睛。
! }7 G1 r+ W3 c: u+ C: t( m, O$ O9 t( f2 p
  “好了好了,不要闹了,爸今天就不去开会,在这里陪你。”岳伯川无奈地只好点点头,“不过,你得亲亲老爸,这可是条件。”
. u/ m0 ~1 @2 o/ T$ I0 _' }$ {
& m2 O' l2 W% o  当女儿那红红的小嘴凑上前时,岳伯川有些晕眩,这带来的香气纯属天然,清新馨香,在迷迷糊糊间他的手就袭上了女儿的胸部,小小乳房盈盈一握。
0 @* P$ N3 m4 L  `/ ?3 Y6 f- a" k; e, o/ }8 S
  “爸,你真好。”女儿哼哼的小手轻轻地抓着他的发涨的阴茎,小嘴儿跟父亲的相接,两根舌头就交织在一起,岳小青情窦初开,只觉得跟父亲在一块这样做好舒服,她的内裤在蹬踢之中已是掉在床下,露出了光亮亮的阴牝,无毛,阴阜如小馒头似的散发着诱人的光芒。& Y# N* w' ~5 ^. }3 R  O3 d

7 f, d7 B0 n4 B4 g# r% P: A- v  岳小青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,她发出了一声惨烈而欢快的叫喊,她告别了童年,提前进入了妇人的行列。
/ J. D* H. ]* I; K+ ]! Y9 X
2 W# C; X* r' f  T  飘飞的思绪被岳伯川的吸咂带了回来,他正趴在自己无毛的阴牝上,舌头深入了内壁,鼻尖触着阴蒂,她的内心一颤,“爸,我爱上一个人了。”" }1 N  A3 {; z# ]! W! y: B! P

  _- b$ B7 o; i  岳伯川一愕,回过头来,脸上的神色显得讶异,“是谁有这么大的福气?能得到我爱女的垂青。”( `) E4 T! o* c& Y8 h

. i6 t1 F! f8 n5 s  岳小青脸色一红,她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人,潇洒倜傥,微带几分邪气,那双深邃的眼睛总叫她神不守舍。5 l; i! x' Z7 L) {% O

7 G  v' _2 _4 D- p  “他是我的老师,名叫闻于斯。”
+ O7 Z( q0 b- [
8 [+ F6 b$ [+ f& G0 t9 {9 T) I0 t第九章# V  b" c! Z+ u: Z& k
# Z) \- B0 \% B& L: I5 b
  “不行,我听说过闻于斯这个人,是个问题人物,而且年纪大你太多。”岳伯川摇了几下头,表情坚定,看着正在化妆的女儿。" }' i$ A& J5 r6 _6 _0 e

$ o" y. Z! e) X2 M  “爸,难道你不知道我就喜欢年纪大的男人吗?”岳小青略带嘲讽的目光拂过父亲有些尴尬的脸,“我就喜欢他的那种率性而行的性格,男子汉就是要这个样,随心所欲,天马行空。你和妈给我介绍的那些纨绔子弟给他提鞋都不配。”
1 G/ U/ J2 `1 P9 m2 m8 b6 y" V  P: o2 M" h( Z9 v& G$ ]- e
  岳伯川走到她的身后,双手伸到前面,摩挲着她高耸的乳房,触手处细腻光滑,他的阳物再次膨胀,“可我听说他好象已经有女人了,而且还是撬了人大主任蔡向南的大公子蔡勇的老婆。”
8 o0 l8 @; v& D6 F0 R* m$ K1 y8 X- C
  岳小青微微晒道:“那又有什么关系,你的女儿也不是好货色。爸,我还不知道人家要不要我呢。”她望着镜子中的自己,黑发零乱,雪白的胸脯上还残留着做爱的痕迹。" K+ i# f0 h- O6 N" b
8 m- v& z5 N8 N  i% ?$ n$ f& U
  “谁不知道我女儿是江城的市花,宝贝,只要是你要的,爸就给你。”  L3 i7 u3 o3 t. k
& ]: }0 j* w. n
  岳伯川的手滑进女儿无毛的阴牝内,感受着那份紧窄温热,他的坚硬的阳物从睡袍里窜了出来,抵在她结实的粉臀里。2 E+ h! \$ b8 `% N5 _& S
4 n5 I- I, z# R' [' P; u
  想到就要与别的男人分享自己的女儿,他就欲火大盛,撩起她的睡衣下摆,一下子插了进去。
" D2 e" R& ^9 y  P; I8 W6 B8 y! y9 O4 o2 c, [
  岳小青嘤咛一声,趴在梳妆台上,承受着父亲狂乱的抽插,摆在上面的化妆品在两人激烈的运动中,都叭啦的掉在地毯上。* T# a' C4 f. r9 m

* A2 y; ^; A. b  由于这次国际油画展是由北京市政府出面举办的,所以规格和场面都比较宏大,地址就在朝阳区来广营西路的北京会议中心。
& G+ P' Z* ]! Z- b( t) k* h& G& _: b; G- N" q2 b5 `
  闻于斯住的客房楼离游泳馆不远,他现在心情不错,躺在床上吸着“三五”香烟,就在他吞云吐雾时,洗手间的门开了,姬晓凤从里面走了出来。+ C% _1 m: Y4 j4 F  ~0 x

; W2 K" h, B4 N1 `4 c6 ~4 I( V  她一边用浴巾擦拭着未干的黑发,一边走来,宽大的睡袍遮不住她袅娜的姿态,成熟少妇的风情随着她的款款走来显得更是风姿绰约,别样的风流。
& f5 j, |* S, b0 B6 a1 r, I5 L! M1 l! p5 g: a6 v1 u
  她做他的情妇已经十年了,只要他高兴,他就能够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呼唤她,而她总是随叫随到,就算是再忙她也会找借口推掉来和他相会。9 Y- U, A0 d: S

/ [! G* @( K; Q0 |1 `3 d1 ?  我没有理由抛弃她,他痛苦地想着。7 R! `* y9 Z2 C3 o  V4 g% P

2 T- X) @& ?; |5 R% `  然而他不能不离开她,生活没有不散的筵席,等他再干完最后的一项工作,他将离开中国,离开江城,到遥远的欧洲,美丽的瑞士,他的女人,他生命中的至爱,天使和魔鬼的化身符载音将在那儿和他双宿双飞,他们将在那里生小孩,忘却从前的种种。& j% n- O1 @5 A+ D% d  Y

8 H$ [( M3 k& w  虽然已经生过小孩,但她的身材依然保持着少女的体态,纤细的柳腰,挺立的乳房,褐紫色的乳头如两颗樱桃般颤然欲滴。闻于斯揿灭烟头,目光炽热,他解开她睡袍的腰带,细细端详着他的女人,他抚摸着她细腻而光滑的肌肤,由上而下,然后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停住,感受着它的温度。
( a$ ]' L* U6 {: H5 L9 s: i: r
( I7 D! H# r: U6 U/ ~  姬晓凤嘤咛一声,从那年开始,她的生命就只为他燃烧,她发誓要用生命中的剩余时光来体味她们的人生,她永远不离开他,直到死!
- a2 p5 m; K( T# @% s5 i, S- N4 i8 {
  他平躺在硕大的床铺上,坚硬无比的阴茎冲天立着,他等着她芳菲的阴牝坚强的陷入,他喜欢慢慢地品味她骑在他身上轻轻摇动所带来的阵阵激情和快意。
8 X" c% P1 t$ k) {, W  r% j7 P2 Y/ D+ f$ h& ?. B5 |* [, T* p
  她如蛇一般的扭动着,结实的臀部在他身上一上一下的撞击着,乳房也有规律地跳动着,细微而混浊的呼吸从她的鼻翼间流出,与他做爱,她很容易得到高潮,她的瞳孔痪散,浑身香汗淋漓,阴牝内壁不断的收缩,澎湃的热情从阴牝处扩散四周,她发出了奇怪的叫喊……
; X+ A6 |; P8 \( W, H* M( D) `
2 d1 y8 U) a) Z# i  “闻,我受不了了,我不行了……”
3 [' y+ X0 f3 z: C
) m' L* P, {9 J) W) |5 M, k$ {0 q  她将全身压在他的身上,气喘吁吁的,两嘴相接,香津暗渡,而身下的阴牝被闻于斯自下而上的撞击着,搜刮着敏感的阴道内壁,她粉白的淫液不断的从两人性器交接处流泄出来。  [7 n* W1 k' x+ M

! b5 H4 E4 T3 E5 X" f- Y/ }  闻于斯将她的身子一扳,顺势压在她身上,粗硬的阴茎更加的深入了她的阴牝内,直抵她的最深处,火热的龟头直触到她的敏感的花心,烫得她哼叫连连,身子一阵的抽搐。- o: C* _  J! m! L

# f) T4 M+ c0 k, T  她的双腿盘在他的雄壮的腰间,星眸微闭,秀靥娇红,粉臀轻抬迎合着他坚强的抽插,就在这一抽一插间,一股粘稠浓密的淫液再次从她的阴牝深处勃发,从茂密的森林里流淌出来,洁白的床单已是斑驳一片。
) M( }2 Y( B  {, H6 b7 ^/ d( T+ a& Y3 z" d# u
  闻于斯再次耸动着,阴茎刺入时所遇的重重关阻阻挡不了他前进的脚步,他披荆斩棘的热情如汹涌的洪水一浪盖过一浪,他要淹没她。
- e/ W0 h2 @& ~( m6 m
, L$ X+ r" G' |) O  Z  姬晓凤的一颗芳心就如卡在咽喉一般,她气息微弱,只好张开两片朱唇,承载着他一波又一波的惊涛骇浪,她的全身酸麻滚烫,那一丝丝骚媚入骨的娇啼却使得他变本加厉,他显得更加的粗暴了。$ w  `3 h  T; {3 e
' o9 u4 L+ l& [: [
  他的肆无忌惮,他的超常体力,常常使得她迷失在纵欲的海洋里,她就如一只在狂风骤雨中的一叶扁舟,茫然行驶在性欲的航道,而他有力的臂膀就是她停泊的港湾。
+ ]# m( S# _5 W2 ^; ]5 A3 w4 b* X; _. S8 I. ]
  闻于斯突然一阵的加快速度,频率的放快就是他要爆发的前奏,他们一起痉挛着,攀上了高潮的巅峰。1 x* o! R' q. E5 z  K+ K7 x

) L1 g% W+ B- C( N6 V  “来过北京很多次,但还是第一次在秋天来,想不到北京的秋天这样美。”% J/ h1 v% c7 y! X/ l5 W( d

/ m) {, S  M3 r/ f3 _' Y& O  姬晓凤偎依在闻于斯的肩膀上,徜徉在北京午后的大街上,和煦的阳光打在她白皙的脸上,跟爱人在一起的日子就是这样惬意,整个城市是这样可爱,令人心动。
; P3 @' _3 }3 |, E- M
0 Q5 C  O' g7 c3 s, P+ D9 O6 W4 b  “景色因人的心情而异,相较而言,我更喜欢北京的冬天,浓冽得坚强,清冷得忧郁,它属于男人。”
) o& A  {% q4 ~2 e8 r7 G% p: ^% D0 s/ ~# |+ f. r
  闻于斯的眼中掠过几道寒光,多少年前,在一个凛冽的寒冬,长安街头一个男孩孑然的身影,他孤独的目光充满了等待,他在等他至亲至爱的爸爸和妈妈。- M% [0 o: O5 l. _$ i) s

! @% D' b" t3 r1 P  \" s# q; V  “是的,闻,但你比它还坚强。”( K" x* c$ J7 I( ]: H

# e4 u6 ?* e" a" z( o2 V' b* d  她有些话没敢说出口。
+ m- P5 c: Q+ [$ R9 B- x2 r
# ?8 @" H1 Z5 T) |& Z6 {+ ^% L) Y1 L' [. ?% Y  w: n' U
  【完】

TOP

发新话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