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话题
打印

姐姐妹妹一起干

姐姐妹妹一起干

  突然门外人声大哗,有人嚷道:“有刺客!有刺客!”
3 y2 ~6 h& Q4 A3 t: \( J+ a6 h3 H9 d1 A# ~# O  I& F
  成进一怔,暗骂一声:“狗娘养的刺客!”强行收慑淫兴,骂骂咧咧地穿好衣衫,丢下两具雪白的肉体,提剑出房。 - y) x' R4 _* S) W7 `+ P
; @8 `$ }9 Z) S8 R* I9 t
  辨明门外有兵刃相交之声,当即奔至。只见两个面人给围在中间,两人均是全身黑衣,只露出一双眼睛,厮杀正紧。 8 w9 w& j! e) C

8 \# J! `8 T6 X3 V; P  他这当口正给一股闷气堵在心口,一见刺客顿时火冒三丈,大喝一声,提剑加入战团。但这麽心浮气燥,一交上手便连遇险招,对手之强竟是自己出山之後所仅见,立时手忙脚乱。“嘶”的一声,他一大片衣袖给对方长剑挥去,接着肩头一痛,已然中剑。还好他身手还快,急退三步,避开要害。
7 `0 _( [; b  V1 e3 D
: g0 i( z5 y  Z& i  众人见二姑爷挂彩,大呼小叫,又围了上来,人越来越多,那两个刺客武功虽强,眼见寡不敌众。
: w+ A3 u. M4 V- h3 V" H1 P: u( @, o8 ?
  成进瞧见便宜,待伤口给包扎好,又提剑走上。这次他不敢轻敌,长剑交上刚才伤他的那名刺客,使出平生绝学,与对手打了个旗鼓相当。
7 R- o! ~4 p: S$ J; B# K
4 r  p% h) N$ h# K  c) A  几下交手後,成进感觉对手虽然招数精妙,气力却是不济。心念一动,仔细端详,发现那两人身材婀娜,颇像女子。当下大喝一声,使出险着,一招“虎爪手”劲抓向面前那刺客胸前。
) N7 z% m) b  g: N
  D3 N+ L/ B$ M" J, S  此手一去,等於送入对方剑圈之中。那刺客万料不到他这招,使剑的右手招数已老,不及回防,只好左手一切,向这入侵的手臂斩落。
  ]& y4 H1 H. w* h7 ?& V1 `* U2 v) j. _4 ]- |) B
  成进早已料到这招,全身气力尽运於此臂,拼着受她这一掌刀,手臂仍直向前。那刺客一呆,不及攻敌,飞身急退。但这一迟疑间,已给成进在胸前撕去一块布。
  ]& w9 ~2 \8 m) k
/ ^- F) u9 a' K, Y( @7 l  成进手掌一及对方胸部,触手软绵,知道自己所料不差,虎爪手运出,便拟让这胆大包天的女刺客当众露出乳房。好在那女刺客身手还快,只给他撕去外衣一层而已,未露大丑。但如此已令她大怒若狂,舞起剑圈,直取成进。成进吟笑退避,早有一帮打手将她阻住。 & g; p2 h. e" s$ F. I$ @1 K
8 J  Q0 |& G" ?) [$ ?6 D% N8 i0 X- E
  成进故意将手拿到鼻边闻了闻,笑道:“好香啊!”眼睛在那女子身上溜来溜去,见她身份苗条,一对眼睛水灵灵的,越看越是心动,只是可惜见不到她的脸,不知美丑。那女子怒极,却近他身不得,招数渐乱。
7 ~2 A" w: ?$ p& ]
7 a+ X: \, [1 A! ]' b7 @: o7 A& n  另一刺客见势不妙,叫道:“阿琪,今日杀不了赵老贼,先避一避吧!”替那阿琪挡了两招,拉起她便跑。 4 l) S% E! K8 U  }' Q% @5 q' m
8 u$ {7 w& t/ m* J2 b
  阿琪叫道:“蓉姐别拉我!我要杀了那奸贼!”但身子却给拉得直飞,转眼间不见踪影。
3 o/ e& g6 q6 {) I: F& R
+ z6 T7 s* `" H2 q# d) f# `  成进等见了这等轻功,面面相觑,均自叹不如。成进犹自想像着那阿琪的美妙身态,想起那蓉姐好像身材也不差,两女声音娇嫩,应当年纪不大。当下胡思乱想,嘴角暗暗凝笑。 ( u) G4 P: y; b& g4 Z1 |* d
( v- S( r* O* e4 I9 R
  给这刺客一闹,成进开发云儿後庭的兴头也没了。担心帮中给卢杰的势力压过,当下便回到帮中察看。
1 K) B+ n, f* N$ f8 b  X
! Q; O1 ]/ P3 e$ R/ l9 U5 Q  龙神帮总坛设在距赵府十来里外的一个山头上,山上草木繁茂,总坛便藏於林中。 : @8 X6 O! }4 f# X

; L' j$ V  E3 W) ]* R: I+ K  一入大厅,便见到一个女人正在向几名手下喝吒什麽。大声笑道:“大姐好兴致啊!”   y$ f2 d$ t" _/ ~

& L0 Q  J1 D7 K# `7 B6 C% R  那女人便是霜灵的大姐、卢杰的妻子°°赵霜茹。与两个妹妹不懂帮中事务不同,赵霜茹自幼好武,一直跟在父亲身边,是龙神帮事实上的副头领,打家劫舍的勾当,才二十一岁的她也已不知干过多少宗了。赵家三姐妹中虽然都貌美如花,但三妹霜瑶年纪尚小,霜灵又太懦弱,均不及这大姐英气勃发。兼之霜茹身材凹凸有致,更胜妹子,三姐妹之中似乎要数她最美。
- l4 T# v+ ^+ M0 C8 J" w7 n
" S7 j3 O# u/ {& r: H  成进却知道自己夺权的最大障碍便是这个女人。他与卢杰虽同是赵昆化的女婿,但卢杰的老婆在帮中握有大权,远非自己那娇滴滴的霜灵可比。只见赵霜茹扎着头巾,一副武士装束,虽则英姿勃勃,不掩美人本色。
& @, i8 S7 ]! B7 B8 L* B
7 |, F8 D: ~7 b" @3 O+ n: P  赵霜茹一见他,也笑道:“你也来啦?不在家陪我的乖妹子?找爹吗?他在里面。”对这个妹夫倒似是并无芥蒂。 2 ?; U5 L/ J& U/ B) ?

7 B) h5 Z( G7 D& _5 J; r7 n7 ^  成进客套了几句,径自进去找赵昆化。 ; f: @  p0 D. }5 N: y4 g) z
* M& s2 ~& G2 e; o% m9 u8 F
  赵昆化一见到他,倒是大喜。成进将家中有刺客来袭,已给打退一事禀报了他,说道:“我怕帮中有事,赶来看看。”
# z! C1 S( g% y0 }
0 k1 _1 w; E- O% j# L  赵昆化道:“你来得正好,我等下要干一件事,正愁帮手不够呢……”当下一五一十向成进交代事情。
& |- j: Y0 |3 B3 y* f3 B3 r3 s% z8 |4 z# H; v
  原来新任苏州知府罗参不卖龙神帮的面子,捉了他们几个人要定罪,口气甚是狂妄。赵昆化明白这人底细,知道他其实是嫌进贡的银子不够重,想找些因子要钱。这日探得他双胞胎爱女正自家乡赶来与他会合,便想劫了来,给罗参一点厉害瞧瞧。
7 N5 {8 T/ o! _3 B( ]1 M/ d
" [3 t5 I% f' e* W" C  成进多日来忙於婚事,手正痒痒,满口答应。赵昆化又道:“这事你茹姐就不要去了。”成进一听,知道有好戏要上演,吃吃直笑,领命而去。知道赵昆化支开霜茹的唯一原因便是有强奸戏要开锣,惯来如此。霜茹自己也心知肚明,虽不喜欢这些节目但也不想干涉,女人家也不好意思,每每自动走开,婚後更是拉着卢杰一起避开。 9 |' B0 I* P* G( n  B1 v1 c" M/ q
7 G4 M. Y4 E* V* p) O3 f3 c! `/ z
  不多时成进已凯旋而归,那几个护送罗家小姐的护院没两下便给全打趴在地上,眼睁睁看着一夥贼人劫了两位小姐而去,叫苦连天。
- V9 I! A5 ^" L4 K( E# ~
9 Y2 x3 e' Q. y0 C; A' c  成进一见赵昆化,便说道:“瞧那罗知府一副衰样,谁知竟能生下这麽漂亮的女儿,哈哈!我瞧他老婆大肚之前多半有些不三不四。”将捆在一起的姐妹俩推到赵昆化面前。
+ \1 O% E& _' _- W3 x# _% Y& @) _7 N/ v* [
  赵昆化瞧那两个女孩,不过十七、八岁年纪,早已吓得发抖。两人长得一模一样,容貌甚是娇丽,一副清纯模样,端的是标准的江南美人。+ ]* o1 d5 [; M/ m

- J3 P5 U( X) `0 x. f
8 Y$ U2 ~. Z4 @; q- b. u  赵昆化笑了笑,伸手摸了摸左边那女孩,说:“你是姐姐还是妹妹?”
' J2 G3 p  j: u/ w9 ^
) B9 v! R( r$ N2 m4 o  那女孩凝泪不答,转过头去。赵昆化又是一笑,说道:“美人儿,你还是老实点好,我可不怕你老子。不然的话,我剥光你们的衣服,叫全部弟兄将你们奸死,你信不信?你们叫什麽名字?”
5 f% ^- K2 m# ?' o4 z6 E
) L4 x' h* T% B( X0 t2 S  那女孩心想此事可不是玩的,宁有信其有。低声道:“我叫映雪,妹妹叫映冰。”
( I7 T& C; f, [6 r
3 k" h1 Q9 |+ @9 u& `  赵昆化又瞧了瞧右边那叫映冰的,只觉两人长得太像,实在难以分辨。又问她们几岁,映雪答十八岁。
4 p( L0 V7 u  M1 V- {
2 x8 \" z7 d* s1 I% Q; ]  赵昆化哈哈一笑,说道:“你们长得可真像,外面真分不出来,不知道里面怎麽样?”一把抱过映雪,伸手便解开她腰带,吩咐手下:“你们帮妹妹脱!” ) }5 V2 q/ w2 G  W8 U  s

. ^' t3 b* f6 \! |  映雪大惊,用力挣扎。但她现在是赵昆化手中羔羊,如何动得分毫,没几下身上衣物都给撕烂。 ! w, m* ]! W5 L! M6 I7 u9 |1 S
( X* r! f" U8 @+ U2 B" l$ I
  突然旁边有人大声惨叫,却是一名汉子捂着面,鲜血从他手指间直流。映冰衣服也给剥光,口中满是鲜血,她张口一吐,一块东西掉在地上,原来是一小片耳朵。   N* E7 `( ^+ d& `, w
0 R% B) h2 c. m& _
  赵昆化大怒,叫道:“把这小妞吊起来!”几个打手早就按着映冰,得令之後几下动作就将映冰吊起来,让她足尖刚好够到地上。赵昆化吩咐将映雪也吊上去,姐妹俩双手高举过顶,赤身裸体地并排吊在一起。赵昆化挥一挥手,其馀帮众相视一笑,自行退下,成进也想退开,却给赵昆化留下了:“你先别走,瞧我的。”成进只好叉手站在一旁,颇为尴尬。 2 ?; t5 @" M+ h+ v6 {

& d2 a0 P6 d' @& {" r; f  赵昆化却不再想他,嘻嘻一笑,走上前去,一手各握着两姐妹各一只乳房,揉来揉去。感觉两女的乳房都甚为坚挺,大小适度,一只手刚好抓得满。罗家姐妹都勉强在挣扎着,扭来扭去,却没能逃脱他的魔爪。
3 \' r( Y8 J/ j4 S# P5 Y2 g; P  S5 s9 N* l* k
  赵昆化玩得开心,突然扣指分别在两姐妹乳头上一弹。两女吃了这一下,身体都是一颤,赵昆化大乐,笑道:“不愧是双胞胎,连抖的频率都一模一样。” . ~5 O1 M. G: n8 p6 r) y4 L
2 g2 T7 |. ]! ]4 t
  映雪面红过耳,盈盈落泪,映冰却是破口大骂。 * a8 p. [7 n- s% Z

0 _8 ?8 F* c4 R2 v. W* N, H  赵昆化不加理会,双手向下,摸到她们阴阜上。两女下体阴毛都不甚密,赵昆化两手同时搔了一搔,蹲下去细看,又啧啧连声:“嘿嘿,连骚毛也长得差不多,不知是不是同样多根?”双手一捏,在罗家姐妹阴部各撕下几根阴毛。 5 v2 ]0 Y' H" r/ n) O' q% n

. o1 I# W) P1 e1 D  映雪映冰同时一声大叫,挣扎得更是厉害,身体大扭,四只乳房突突跳动。 ' `% Q, ^1 J0 ^  N: n; W
# q! ?3 ~3 V3 Y, ]6 M
  赵昆化哈哈大笑,手持这几根毛站了起来,在姐妹俩脸上抹了抹,在她们鼻头嘴角戳来戳去,两女都闭着眼睛,别过头闪避。 " ^5 w0 Y/ G1 ~+ d* R4 B: l

3 O. q5 b; w. V# F0 K4 [  赵昆化淫笑着,双手一直向下,将拔下的阴毛又去撩弄两女的乳头。姐妹俩避无可避,只感到一阵阵趐软的感觉传来。映冰这下连骂都骂不出来,身子微微颤抖,轻轻喘气;映雪咬着牙根,忍住不出声。
* T$ M" G: g) r1 u7 [
% \, d. D( z  l0 n+ d  赵昆化玩得高兴,突然将两只手分别抓到两女的阴户上,手指拨开阴唇,将几根从对方身下撕下的阴毛塞进她们自己的阴道中,几根手指在她们外阴不停抠动。 : {( B+ [& v  I3 {- \

! \) f$ S* Y$ ~0 ?" [. D8 t6 n  两女这下吃的苦头大了,下体搔痒之极,“啊啊”连声,屁股不住扭动,但女孩家最隐蔽的部位仍牢牢掌握在赵昆化的手中。 # ^! Q  I$ k& h3 _* G
( @7 Z: |( d% P6 `+ f1 b2 m
  忽听成进说道:“那罗参怎麽说也是这儿的知府……”赵昆化不等他说完,接口道:“我就是要给他点厉害瞧瞧,看他下回还敢不敢放肆。”顿了一顿,发觉成进一直在旁袖手旁观,笑道:“怎麽?不一起上来玩玩?”成进摇了摇头。 8 B5 B) a  h+ P$ U7 t- K5 m

3 n, f6 G1 n2 Q6 y" A+ R. T: H& }( w  赵昆化一边继续玩弄映雪映冰的阴户,一边又说:“你小子别跟我装蒜了,玩玩个把女人打什麽紧?不玩女人的还叫什麽男人?你怕你老婆知道?没用的东西!” 0 G% E9 C/ D6 Y( _

9 ]' R0 I( e" v! ^' m  P- C0 E  老丈人居然教唆女婿玩女人,成进倒也始料不及。殊不知这赵昆化一向是个老色鬼,果真当“妻子如衣服”,老婆是娶来生儿育女和摆给人家看的,完全不当一回事,奸淫掳掠反倒是正经事。
8 }3 Q8 K. [9 j. S2 Z% J: M- J/ Y" N. t- ?% J# U! I
  成进倒不是怕老婆知道,只是想在赵昆化面前装出一副对他女儿忠心不二的模样。听了他这麽说,反而不好装清高,乾笑几下,走上前去。 # R$ @: f* d# W1 J

7 M+ W5 x8 Q" ]- Z, |8 }& W  赵昆化笑了笑:“这才像话。你岳父我不知玩过多少女人,我老婆哪敢出一出声?你要是给老婆管死了,可就太让我失望啦!”右手中指扣进映雪的阴户里不停抽动,左手放开映冰,移到映雪的乳房上揉搓,说:“那个让给你,咱们翁婿二人一齐给这对姐妹花破瓜。”将映雪的右脚和映冰的左脚捆在一起,高高拉起来,将绳子另一头接在捆住两姐妹手腕的绳子上。 2 |6 Q) ~) Z; s  l4 |# t, h

5 N* @+ L8 q& g9 U6 g/ k  这样,罗家姐妹各一腿高举,阴户大露,两女都咬牙不作声,泪流满面。 6 r, c$ Y$ M, `8 S

1 s3 ~- P7 v0 @$ }+ C  赵昆化解下裤子,掏出家伙,抵在映雪的下身磨来磨去,说道:“我数一二三,一齐来!”
/ ~/ B0 I, j9 W+ y( p8 \. R' [
2 K' A# {1 c) V- [  成进刚才给刺客一闹,欲望给生生地压抑下去,但看了好一阵赵昆化玩弄双胞美女的活春宫,肉棒早已冲天而举,当下更不打话,也掏出肉棒,抱住映冰臀部。 " ~* w+ J# F8 D$ L- K4 f# T, {

5 [# q/ a6 V. ~$ J7 ~  赵昆化一声令下,两条肉棒同时分别捅入罗家姐妹花的阴道。
  ~' U8 o+ [1 }( |
! B0 ^- ^* o# S# [3 s  映雪吃痛,大声哭叫起来,赵昆化虽感到她阴道中还甚是乾涩,仍不加理会大力抽插。那边映冰仍然紧咬牙跟,一双泪眼瞪着成进,犹如要喷出火来。
. d* u& L0 \. U* v- H3 t: U& }* O7 ^
5 ~/ z6 l7 I! `1 O- ~  成进笑吟吟地瞧着映冰的俏脸,下身轻轻旋动,享受着处女小穴给他带来的阵阵快感。自他进入龙神帮以来,杀人越货、奸淫掳掠的勾当也不知干过多少,他一心只想获取赵昆化的信任,伺机取而代之,再好好报报全家血仇,是非善恶之念在他心中已如云烟一般无影无迹了。对这被强奸中的女孩对他的仇视,更是一笑哂之。
, F) d1 D4 k' W, f( u9 h& g6 f7 ?' K" L/ J. w8 T( v
  成进只觉映冰的温暖阴道紧紧夹住自己的肉棒,舒服无比。他每抽动一下,映冰的嘴角便轻轻搐动,知道她在极力忍受痛楚。微微一笑,将肉棒抽出三分之二,狠狠戳入。
2 k* l4 N( D  M1 \' }, e% M* c4 I+ U  w/ G; U/ z
  映冰张大了口,喉头“咕咕”作声,终於竭力忍住,没嚷出来。成进心想:“瞧你这小妞儿能忍多久?”又是狠命一插,映冰苦苦忍住。 # Z" h  t0 O, ^) `- p+ A. r9 c4 h
! ^! y- G" i& s
  那边厢映雪已给赵昆化干得嘤叫连连,哭声不绝。赵昆化忽笑道:“我这美人儿出水了。”
/ X! q. ]* P( b" {, T0 x" k5 U8 d: `2 K2 N/ q
  成进听映雪的叫声里,果然哭声中已混杂着一些舒服的叫床声,笑笑对映冰说:“你姐姐叫得好爽啊,你舒服就喊出来!” : m* {, q$ t5 O0 j3 V

5 W, i1 P! h' o4 k6 l7 Q0 N  映冰只觉下身疼痛之极,兼之羞愧无比,却哪里有舒服的迹像。她本来性格刚强,不肯在敌人面前示弱,但听姐姐这麽叫法,终於还是忍耐不住,“啊”的一声叫出声来。 ' l) A2 j) G4 T

  }+ r/ R0 N! n) B9 M$ q' b  她这一出声,苦忍的痛楚一过,果然便觉全身有一股奇怪的感觉,酸酸麻麻的相当舒服,脸上更红了。成进一见得计,下身的动作更是顺畅,不几时映冰气喘连连,叫声淫艳起来。 * F" _& [0 p8 N4 `' h

; t3 @7 r+ Z7 Z! m' S4 R  一时间罗氏姐妹淫语浪声不绝於耳。忽然映雪一声长长的呻吟,赵昆化一阵猛攻之下忍耐不住,将精液射进她的阴道里。
2 N( m5 a$ A! P2 N
( a8 n) l# G) f( {& H  e  赵昆化呼了口气,回头见成进犹自气闲色定,笑道:“好小子,还是年轻人行啊。”成进道:“这样的美色要慢慢享用啊,哈哈!”加大频率,也将精液射在映冰的体内。1 D. B7 A4 \! W2 `( R
  H0 v& V- u1 o2 ?7 j. I3 W
  【完】

TOP

发新话题